主題: 賀龍在咸豐這個小村寨留下的傳奇往事

  • A老賀開鎖:13593627171
樓主回復
  • 閱讀:91027
  • 回復:0
  • 發表于:2019/11/9 18:10:14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咸豐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咸豐縣朝陽寺鎮有一個叫“天井壩”的小村寨,曾經和賀龍元帥結下過不解之緣,賀龍在率領麾下紅軍長征前曾多次到過這里,留下了很多傳說。

??????? 天井壩,朝陽寺下游不遠的這個小村寨,我一直聞名而斷義以為叫“天津壩”,查閱資料和取得一物證后,我才確定這里準確的叫法是“天井壩”。約三百年前左右,當地有賀姓“智"字輩能人,在壩子上建了一幢有四合水天井的房子,并且用石板鋪了一個大天井。在那個年代,修建帶有天井的房子還是很稀罕的,當地人開始用有天井的房子來形容這個地方,于是“天井壩”這個地名就被沿用至今了。

??????? 2019年8月29日,我和宗親桂生、朝植、廷康、德江等幾位理事會成員,決定到天井壩采集一些關于本支賀氏修譜所需的圖片和資料。上午十點鐘左右,我們到達天井壩,只見一片良田沃土、阡陌縱橫、綠意盎然。一些老式吊腳樓和小洋樓密集點綴在一條彎彎曲曲的村級水泥公路兩旁,這些房子大多依山而建,吊腳樓多為飛檐翹角的土家桿欄式建筑。村寨依山傍水,前面是奔騰不息的唐崖河,旁邊有一個叫罾溝的渡口,渡口南接石門坎,北通燕子嵌、尖山等地。

??????? 車子在一家農戶院壩停下,大家下車, 早已等在路邊的當地宗親賀廷明和賀文光等幾人迎了過來。賀廷明約有六十歲左右,身板硬朗,神采奕奕。賀文光也是五十多歲了,身材魁梧健碩,有一米八幾高,戴著一付眼鏡,鏡片后閃爍著睿智的光芒。

??????? 幾人給我們當起了免費的導游,帶著我們沿公路坎下的小路下了幾十米,一個由很多方石塊鋪成的石壩子出現在我們面前,這就是賀家老屋天井。站在天井,只見正屋前用條石砌成的階沿石上,雕刻著“牧牛歸來”、“仙鹿銜花”的圖案。這些雕刻形象古樸,寓意吉祥,透露出土家族建造工人精湛的技藝水平。賀廷明介紹說,這里原先是一幢四合水天井的大木屋,由于年久失修,正屋已經倒塌。左邊廂房現在已經變為了現代建筑,前面朝門口的木頭房子,也在很多年前被拆掉搬到其它地方去了。這里小地名叫賀家灣,由于這個帶有天井的房子很寬很大,在附近幾十里非常出名,很多人說起這個條石鋪就的天井壩都伸出大拇指,天井壩由此出名。

??????? 賀廷明和賀文光還給大家說,共和國開國元帥賀龍在很多年前,在這棟老屋來過幾次,而且當時還在賀文光的爺爺賀廷珍的老木房子里住過呢!

??????? 大家一聽這里面還有故事,連忙請他們把這些事給大家仔細說說。于是賀廷明、賀文光以及一個年紀很大的宗親都打開了話匣子,一些鮮為人知、塵封已久的歷史往事,在他們嘴里娓娓道來。

(下圖為賀家老屋石塊鋪設的天井院壩,老屋年久失修已倒塌了。)
(賀家老屋階沿石上的石雕吉祥動物)



 賀龍13歲起就外出謀生,和鄉友結伴趕騾馬,馱運鹽巴、茶葉、桐油等,后兼做木貨生意,常奔走在湘鄂川黔邊的崇山峻嶺中。有一段時間,他常往來于鄂西、川東一帶,運土布上川,買騾馬回湖南,途經咸豐,一來二去,他就和來往于鄂川邊一帶同是做販賣鹽巴、布皮、騾馬生意的賀廷珍相熟了。

??????? 賀廷珍,咸豐天井壩人,又名叫賀軍安,因常年販賣各種物資及騾馬等,認識他的人都是叫他的外號“賀販”。因賀龍和賀廷珍都是姓賀,加之又是同行,所以二人腥腥相惜,關系非常要好。賀龍久走卾川邊,早就知道賀廷珍的父親賀習之的很多俠義事跡,十分欣賞和佩服賀習之。

??????? 一年秋天,賀龍和他的同伴王占山、徐占魁、瞿云成等在川東買了一批騾馬準備趕回湖南。出川后在咸豐朝陽寺街上歇腳,正好碰到賀廷珍在趕集,二人相見十分高興,賀廷珍就誠心相邀賀龍和他的同伴到家中去做客。

??????? 賀龍為人豪爽,最喜結交朋友,尤其是江湖奇人異士,對賀廷珍之父賀習之早就神交已久,遂留下二人照顧騾馬,和其余幾人欣然前往天井壩賀廷珍家做客。到了天井壩賀家老屋,拜見了其父賀習之,言談之間十分融洽,很是投緣。又和賀廷珍的哥哥賀龍章(人稱龍章先生)一見如故,相見恨晚。此間,大家在一起談生意經、議時局事,常搖頭興嘆,相談甚歡,三天后,才在同伴的催促下到朝陽寺趕騾馬回到湖南桑植。




在給大家說這些故事的時候,賀文光把我們帶到了賀龍曾經住過的木屋。賀文光說這棟木屋是他爺爺賀廷珍的房子,賀龍曾經在這棟木屋里住過多次。大家看著賀龍曾經住過的房子,都不由感慨萬分,繼續聽賀廷明幾人說賀龍后來再到天井壩,在這里發生的那些讓人神往的故事。

??????? 1928年12月12日,賀龍化名王胡子,在黑洞收編了王錫九組建的神兵后,認識到咸豐一帶的革命力量比較薄弱,應該多發展幾個根據地擴大力量。他覺得鄂川邊朝陽寺一帶自已較熟,考慮到當地的天井壩賀廷珍一家和自己有交情,群眾基礎不錯,可以動員起來,就帶著胡國林和幾個部下過清坪,從尖山平橋一帶來到唐崖河,再次來到天井壩賀廷珍家。

??????? 賀龍到天井壩賀廷珍家,出乎他意料的是,賀廷珍的父親賀習之已經不幸因病去世上十年了,賀龍不由振臂痛惜:“習之!惜之!息之!可惜!可息!”。賀廷珍的哥哥龍章先生,到恩施會友未歸,賀廷珍也是剛出門到涪陵一帶看一批騾馬去了,唯有賀廷珍的弟弟賀廷正很客氣地接待了賀龍一行。晚上,賀龍在賀廷珍家住了下來。

??????? 這次賀龍到天井壩之行,由于賀習之已經去世,加上賀龍章、賀廷珍都不在家,所以沒有達到預期目的,賀龍第二天非常遺憾的離開了天井壩。

(下圖是賀廷珍家的木屋,賀龍幾次到天井壩都是住在這棟屋里。)

 幾人滔滔不絕,繼續給大家說,1933年12月19日至21日,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咸豐大村召開重要會議。會議作出了《關于鞏固和發展湘卾邊蘇區,爭取革命戰爭勝利的任務決定》,并把“恢復湘鄂邊區”的口號,改成“創建湘卾川黔新蘇區”的口號。賀龍因此帶領紅軍向“酉、秀、黔、彭”一帶發展,敵人不甘心紅軍的發展壯大,從多地調兵對紅軍進行圍追堵截。4月初,紅軍在敵人重兵夾擊中,在四川的彭水跳出敵人的包圍圈,由黔江進入咸豐境內。

??????? 紅軍出黔江沙子場后經過楊洞,從楠木園到了水井槽,準備渡過唐崖河,然后向活龍發展。賀龍考慮到天井壩有熟人,可以方便行事,就派和自己一起到過天井壩賀廷珍家的張營長為先頭部隊,聯系賀廷珍,順便安排部隊渡河事宜。

?????? 賀廷珍正好在家,他聽張營長說賀龍的部隊到水井槽了,非常高興,馬上配合張營長安排族人和當地老百姓準備船只、木板、繩索等,幫助紅軍在天井壩一帶準備渡河。

??????? 下午四點多,賀龍率紅軍主力抵達唐崖河邊天井壩對岸。幾艘木船在船工賀應品、賀應興等的帶領下幫助紅軍渡河。賀應品的兒子賀朝璧,才14歲,也劃了一艘船幫助紅軍渡河,他長年隨父在船上長大,水性和操楫之術非常熟練,博得了紅軍戰士的好評。由于紅軍部隊人員較多,船只較少,一部分懂水性的紅軍戰士,在當地熱心老百姓的指點安排下,在烏楊樹下邊的河灘淺水區“中沙壩”踩著齊腰深的河水過河。

??????? 賀龍渡過唐崖河后,立即安排紅軍一部為先頭部隊,領軍前出到燕子嵌宿營警戒,主力部隊則在天井壩及附近一帶扎營。紅軍充分發揚了人民軍隊的優良傳統,嚴守紀律,秋毫無犯,幫助群眾,宣傳群眾,發動群眾,撒下革命的種子,贏得了群眾的愛戴和擁護。

??????? 賀廷珍非常激動的和賀龍見面了,二人有十幾年沒有在一起了,這次能夠再次相見,兩人都十分高興。賀龍在賀廷珍家里安頓下來后,難得地打開了話匣子,和賀廷珍暢談了很多革命道理和革命形勢,讓他如醍醐灌頂,明白了很多。賀廷珍經過慎重考慮,和家里人商量后,向賀龍懇請要求加入紅軍,賀龍非常高興的答應了。

??????? 當天晚上,賀龍在天井壩賀家灣老屋召開軍事會議。賀廷珍也忙開了,他連夜召集了他的十三個一起喝過雞血酒的拜把子兄弟和部分族親,商量加入賀龍帶領的紅軍。

??????? 第二天,賀廷珍和他連夜動員起來的二十幾人,加上紅軍宣傳動員起來的另外多人踴躍參加了紅軍,有力的充實了紅軍隊伍,擴大了紅軍在當地的影響,為紅軍、為中國革命注入了有生力量。紅軍當天上午隨即出發,到燕子嵌,出忠塘,經茅壩,再到活龍坪,與劉漢卿、花順濤率領的紅軍游擊大隊勝利會師。

??????? 后來的一年多時間里,賀延珍一直隨紅軍在湘鄂川黔一帶四處作戰,由于戰爭的殘酷性,很多和他一起參加紅軍的戰士都光榮犧牲了。后來,賀廷珍在湖南的一次戰斗中身負重傷,部隊安排他隱藏在當地一家老百姓的地窖里養傷,傷好后,四處悄悄的打聽紅軍的消息準備歸隊。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由于他養傷的時間較長,當他終于千辛萬苦打聽到紅軍準確消息的時候,紅軍已經率部進行長征,早就走遠了。賀廷珍萬般無奈之下,為了躲避國民黨軍的追捕,只得利用他曾經的販子身份作掩護,謊稱被土匪搶了,一路要飯,歷盡艱辛回到了咸豐天井壩家中,成為了紅軍離散人員。


(賀龍在天井壩賀家老屋開會使用的桌子)
(紅軍踩水過河的“中沙壩”,如今因下游電站蓄水,已不見沙壩了。)

 賀廷明幾人說到這里時,我們一幫人已經走到罾溝渡口邊了,渡口劃船的賀廷書是個老船工,他在這個渡口干了幾十年了。他聽我們談到賀龍在天井壩的往事,不由興致勃勃的給我們說起了賀龍紅軍十八師在罾溝搶渡和敵人發生戰斗的故事。

??????? 1935年11月4日,賀龍部署紅軍突圍長征的準備工作,決定紅六軍團十八師留守根據地,迷惑和牽制敵人,掩護主力撤離。

??????? 紅十八師勝利完成牽制敵人的任務后,立即揮師向紅軍二、六軍團主力靠攏。他們沖破敵人的層層包圍,終于在12月29日來到咸豐縣的黑洞附近宿營。第二天,十八師經過麻柳溪、小村、李子溪、鐘塘,于12月31日到達大水坪宿營。當晚十八師接到重要情報,敵何友松團未至朝陽寺布防,對十八師暫未形成合圍之勢。紅十八師師長張振坤當機立斷,決定部隊迅速通過朝陽寺,從黔江邊緣擦過到達酉陽、秀山進入貴州,粉碎敵人的圍堵計劃。

??????? 1936年1月1日清晨,大雪紛飛,十八師先頭部隊抵達唐崖河邊天井壩上游不遠處罾溝渡口。部隊立即組織當地群眾幫忙,有的找船,有的找來門板、繩索等,準備在罾溝渡口過河。賀應品、賀應興、賀朝璧等船工見是紅軍要渡河,立刻積極配合,劃船載著紅軍在罾溝渡口過河。由于船只較少,過河緩慢,當地群眾又急忙帶路,領著部分紅軍在河灘淺水區“中沙壩”踩著齊腰深的河水趟水過河。河水冷得刺骨,戰士們穿得又十分單薄,一個個冷得渾身篩糖似的發抖,上下牙連連打“敲敲”。正在這時,匆匆趕到的敵何友松團在對面山上開槍阻擊紅軍,子彈像刮風一樣射來,幸虧距離較遠,子彈殺傷力較弱。紅軍一鼓作氣,迅速搶渡過河,對敵展開反擊。戰斗中,紅軍健兒沖入敵群,與之展開肉博,殺得敵人哭爹喊娘,嚎叫不止,紅軍趁機全部渡河。

?????? 紅軍全部渡河后,一度和敵人戰斗成膠著狀態,紅軍立即組織部隊分成幾面進攻,與敵周旋。中午時分,終于突破敵人封鎖線,幾股撤退的紅軍在長嶺上匯合在一起。船工賀應品、賀應興等天井壩的群眾,自發組織安排了幾個婦女,用背簍背著包谷紅苕做的粑粑送到了長嶺上。戰士們早已又累又餓,在師長張振坤的安排下,排著隊魚貫而過,每人拿了一個粑粑,邊吃邊行軍。最后,由司務長給每個背簍里放了一塊大洋。

??????? 幾個婦女拿著大洋,對紅軍遠去的方向望了又望,回到天井壩,她們把這事講給大家聽,都嘖嘖感嘆道:“紅軍不拿老百姓一針一線,果然不假。”

?????   如今,很多年過去了,紅軍在天井壩和罾溝渡口留下的紅色往事,在當地留傳了下來。紅軍紀律嚴明,待人和氣,不亂拿群眾東西,一直讓當地老百姓津津樂道。

        站在罾溝渡口的河岸上,我靜靜的望著這一片土地。這里有青山綠水的田園風光,有連接南北古渡口的歷史底蘊,有民風淳樸的土家村寨,有讓人津津樂道的紅色往事。。。。。。難怪這里會和賀龍結下不解之緣!


(在此感謝咸豐縣史志辦公室工作人員提供方便,讓我查閱相關資料,感謝賀廷明、賀廷書、賀光彬、賀銀康、賀文光、賀銀生等提供口傳資料。)


???????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奖末平分野1手APP下载 快速时时彩 股票涨跌幅度公式 体育nba比分 幸运农场 山东群英会 100元配资 胜分差 淘宝快3 浙江飞鱼 快乐飞艇 华亿配资 老时时彩 上证大盘年线图 力创配资 湖北快三 内蒙古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