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民兵剿匪英雄吳世夢

民兵剿匪英雄吳世夢

關鍵詞:咸豐 名人 吳世夢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地處川鄂邊境的咸豐縣小大鄉(現小水平、大路壩),境內山巒起伏,重巖疊障,深溝狹谷,峻嶺連綿。吳世夢——民兵剿匪英雄就出生在這里。


生于1919年的吳世夢,兒時因父親患精神病,7歲時又喪母親,靠和比自己大3歲的姐姐相依為命,過著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日子。1949年11月,咸豐解放了,吳世夢當上了民兵,從此積極投入了清匪反霸斗爭。
 巧救小水坪
小水坪,四周高山環繞,中間鑲嵌著一塊長形槽地,土溪河從中穿過。小水坪集鎮就位于槽地中央,易攻難守,曾多次遭到土匪搶劫。

1950年6月25日,土匪頭目楊德芝、張安益等帶領500余人,分多路撲來,準備血洗小水坪!當時,剿匪部隊駐在離小水坪10余華里的官田壩,但部隊已去距小水坪45華里的尖山開會,駐地只留有1個班。

25日上午11時,土匪突然出現在小水坪南面山坡,繼而荷槍實彈、氣勢洶洶地朝山下撲來。民兵中隊長吳世夢眼見此情,果斷判定:土匪劫場來了!他一面派人給區中隊和黔江縣大隊送信,一面迅速組織民兵截擊。
吳世夢把妻子、小孩藏到山上的樹林中以后,自己就和4名區中隊戰士趕到距小水坪集鎮3華里的半山石埡口,據險阻擊。
待土匪靠近,“叭叭叭”一陣槍響,眾匪徒被壓在地上,半天不敢動彈。匪徒們沒有料到會遭到突然襲擊,只聽得一匪首罵道:“媽的,司令(指楊德芝)說到小水坪集鎮去,不會遇到解放軍,真是他媽的屁情報。”挨了一頓打,還不知端槍的是誰,因此土匪們不敢冒然行動。
過了好一會兒,一名土匪小頭目站起身來問道:“喂,你們是哪個?”區中隊班長秦長武答道:“是你爹!”順手就是一槍,撂倒了問話的小頭目,其他4個人一起響槍。這一下,被土匪找到了目標,發現只有幾個人,就端著槍直喊:“抓活的!抓活的!”一下子便包圍了吳世夢等5人……
在這危急時刻,對面山上打出了“一二三”聯絡信號槍聲,原來是鄉農會主席華廷朝給吳世夢等人解圍來了。土匪聽到槍聲,以為是大部隊來了,便落荒而逃。吳世夢等被解圍后,還沒顧得上喘一口氣,又連忙趕到小水坪街口……
這時候.只見幾百名匪徒已將集鎮圍得水泄不通,趕場的百姓只允許進不允許出,集鎮四角還架起了機槍。吳世夢等5人隱蔽在街口的稻田里,見此情景,覺得硬攻不行,等待下去更不行。他一躍到稻田的另一角.仔細一看,原來鄉農會委員聞華山、民兵
班長秦云程已被土匪們用刺刀捅得遍體鱗傷,倒在血泊之中。另一旁,幾個匪徒已把華廷朝的妻子打得皮開肉綻,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不久重病致死)。
土匪的氣焰十分囂張。他們在集鎮廟堂(現小學處)搭起幾張八仙桌,讓惡霸地主賀登武(雞鳴壩鄉人)、熊德宣(燕子嵌塘坎上人)、嚴于清(龍洞鄉人)、盧春宜(燕子嵌人)4人上臺“點將”,點出農會干部、武裝委員、民兵、政府工作人員40多人,吳世夢的名字也在其中。一些在場點到名的人,被土匪用槍逼到了廟堂前的一邊……
吳世夢看著這一切,心急火燎!部隊一時又趕不到,民兵絕大部分沒有槍,怎么辦?吳世夢急中生智,迅速帶著4名區中隊戰士,迂迥到離集鎮一華里的涼橋,打槍、吶喊,迷惑敵人,以減輕土匪對集鎮的壓力,爭取時間,等待大部隊增援。
土匪聽到涼橋方向的槍聲,便組織一股兵力瘋狂地朝涼橋撲來……吳世夢等迅速占領有利地勢,隱蔽在八角廟旁邊的小樹林中,眼見得搜索的土匪逼近了,5人猛然一躍而起,一陣本棒、亂石在敵群中開花,打得眾匪“哎喲、哎喲”直叫。一匪兵被石塊砸中腿部,腳下一踩空,摔下了20多米深的土溪河谷。吳世夢和其他幾名戰士追至涼橋,又你打一槍我放一彈地打起來。有個大塊頭匪兵扛著一挺機槍,順著河坎正接近他們,當這個匪兵正在架槍時,區中隊班長秦長武端起槍“啪啪”兩下,就將其擊斃。
下午3時,尖山區中隊40多人趕到小水坪的北面山頂,看到集鎮上匪徒正在搶劫百姓財物,不少百姓遭毒打,一片慘景。區中隊根據情況,迅速將兵力分成兩部分,在距集鎮半里遠的紅巖嘴、卜子坳揚旗放炮,吹起沖鋒號。幾百名匪徒見到這種陣勢,嚇得慌忙四逃。吳世夢等人又配合區中隊乘勝追擊,打傷土匪多人,俘虜數人。
滴水崖巖伏擊戰

土匪劫場小水坪不久,匪首楊德芝又帶領130多名匪徒竄犯小大鄉。吳世夢得知這一情報,就立即集合了3個村的70多名民兵,搶先占領有利地形,埋伏在匪徒們必經的滴水巖。
滴水巖山高路陡,地勢險要,一條小路從半山腰穿過。向上望是峭壁,向下看是懸崖。吳世夢反復查看地形后,覺得這里地形特別,攻守兩難。最后決定在險道兩端設伏,布下口袋陣,采取火攻。民兵們撿來干樹枝、樹葉、干草,從附近人家找來一些煤油、菜油澆在樹枝、樹葉上。吳世夢隨后把民兵分守兩線:第一線布置40多人,埋伏在剛進滴水巖的路口上方,干樹枝、樹葉一捆捆地藏好;第二線布置30多人,埋伏在滴水巖險路終端,把樹枝、樹葉堆在路上……一連在這里埋伏了兩天,不見土匪的動靜。

第三天,土匪來了,他們毫無覺察地進入一線埋伏地段。但在接近民兵二線埋伏地段時又突然停止了腳步,聞到了煤油氣味,覺得中了埋伏,急忙轉身向回逃跑。這時,埋伏在一線的民兵迅速封鎖路口,一陣亂石、火槍打得土匪無法后退,又只好踅身向前跑。當土匪再次進入二線埋伏地段時,吳世夢一聲令下,一只只“火箭”射進干樹枝堆里,封鎖道上頓時燃起了熊熊大火。匪徒無法通過,正準備后退突圍,埋伏在一線的民兵又把一捆捆澆好煤油的樹枝推到路上,點起了大火,將匪徒們堵在險道上。接著,民兵亂石、木棒齊下,兩名土匪被打下懸崖掉死,lo多名土匪受傷。后當火勢減弱,敵人趁機向兩頭突圍。吳世夢立即下令分兩路追擊,他自己留下來收拾殘匪。
  吳世夢扣著巖石,攀著小樹枝,拉著茅草從側面下山,堵住了5名受傷土匪的去路。他正準備舉槍射擊時,對方一顆子彈卻擊中了他的大腿,頓時鮮血直冒。他咬緊牙關,背對著土匪把槍扔進了刺巴籠,又將大腿上的血抹在臉上,順山倒下。5名匪徒見吳世夢倒下了,連忙一瘸一拐地擁上來,將他團團圍住,隨即抬起腿朝吳世夢血糊糊的臉上踢了一腳,吳世夢卻一動不動。他們還把手伸到他鼻子下,見他不出氣,以為死了,便下了山。
三抓袁應國
1950年7月的一天,吳世夢和民兵們開會,研究決定要活捉土匪頭子袁應國。
袁應國——四川黔江縣人、土匪中隊長,長得膘肥體大,略懂一些武藝,匪兵們見到他都畏懼三分,常脅眾作亂。袁應國經常帶領匪徒竄犯于黔咸兩縣的忠壩、大路壩、小水坪一帶,所到之處,燒殺搶掠,無所不為,當地百姓深受其害。這年3月,袁應國曾帶一幫匪徒,荷槍實彈竄人小大鄉,將安家巖聞老堂家團團圍住,把他家的豬趕了,雞抓了,糧食也裝進了袋子。聞老堂拼命反抗,被袁應國等匪徒用刺刀把他捅死了,并把他的尸體拉出堂屋,威脅其他群眾說:“你們看見了嘛?誰敢反抗,這就是樣子!”事后不久,又向陳興安和蔡發章家撲來,將其家產搶劫一空。為了搞清袁應國的行蹤,吳世夢派出民兵進行監視,準備摸清情況后通知尖山區中隊。
  7月30日晚,一片漆黑,區中隊10余人從小水坪出發了,直奔袁應國駐地——忠塘鄉馬石村,吳世夢帶領10余名民兵跟隨其后。次日拂曉,區中隊按既定方案已將袁應國的房子圍住,只見他和10多名匪兵睡在一間大房子里,大小槍支均壓在各自的枕頭底下。部隊摸進屋,突然一匪兵驚喊起來:“外面有人……”區中隊的戰士朝天放了一陣槍,企圖鎮住敵人,然而,匪徒們驚慌一陣后,紛紛跳出后窗,朝密林中跑去。這時,區中隊的戰士還在用槍托、刺刀打砸前面的門窗,等將門窗砸開,匪徒們已溜之大吉。戰士們正準備翻后窗追捕時,突然,幾塊釘滿了釘子的門板倒了下來.使3名區中隊戰士腳板受傷。由于拖延了時間,給了袁匪逃脫的機會,這次沒能抓住他。
  從那以后,袁應國行動特別小心。一天,吳世夢獲悉袁應國在家過夜。他及時通知區中隊,并迅速帶領民兵小分隊7人,抄近路向袁家前進。深夜,吳世夢等神不知、鬼不覺地包圍了袁應國的家……沒用吹灰之力,一舉擒拿了袁匪。吳世夢把袁匪綁在大門上,正在進行審問時,區中隊12人趕到了。袁應國看到解放軍,一下“老實”了,表示愿意棄暗投明,重新做人。鑒于當時的斗爭策略,為了放長線釣大魚,將土匪一網打盡,區中隊決定:收繳他的手槍,將其釋放了。
  袁應國被我軍釋放后,惡性不改,逃遁于川鄂邊境,繼續聯絡漏網散匪,企圖再行舉事。1950年冬,袁應國帶領他手下僅有的10余名匪徒,準備潛逃至二仙巖,憑借天險長期隱蔽下來。正當袁匪帶著行裝從家里出發時,吳世夢、華廷朝、陳萬權等10多名民兵迅速跟上去,和黔江剿匪部隊一起在他家旁的山坡上,又抓獲了袁應國等匪徒。
兩擒劉仕云
劉仕云——楊德芝匪部大隊長,在川鄂邊區搶劫多次,還四處造謠誹謗共產黨,擾亂社會治安,當地百姓無不憤恨。
1951年7月上旬的一天,小水坪逢場。民兵中隊長吳世夢正在街上偵察敵情,馬桑坪吳玉清老漢報告:“我發現了土匪頭子劉仕云。”原來他去小水坪趕場,路過干河溝南岸馬桑巖上的一個山洞口時,躲藏在洞內的劉仕云叫吳玉清帶點吃的東西,并說:“你給我幫幫忙,保證有你的好處,絕不讓你吃虧。”吳玉清連忙點頭,滿口答應。劉仕云信以為真,殊不知吳玉清一到街上就向吳世夢報告了情況。
吳世夢立即召集民兵開會,決定晚上動手。當晚,21人的民兵小分隊從梅子灣出發,沿著崎嶇的山路直奔馬桑巖。馬桑巖四周地形復雜,山勢陡峻。劉匪占據的洞穴前有一小平臺,平臺下是數丈高的陡坡,左右各有一條崎嶇小路。
第二天天還沒亮明,搜索合圍劉匪的戰斗開始了。民兵們從各自的潛伏地點,悄悄地向劉匪藏身的洞口接近……民兵分隊長陳萬權機靈地繞到了洞口的一側,選好有利地形,俯身向洞內查看,劉匪正背對著洞口烤火,毫無覺察。陳萬權手端步槍,指著劉匪,大吼一聲:“劉仕云,你逃不了啦!”劉仕云聽到喊聲,突然轉過身,正準備提刀反抗,陳萬權箭步上前,一腳將他踢倒在地。當他發現只有陳萬權一人時,順手抓起大刀,破洞而出。民兵小分隊早巳封鎖路口,劉仕云只得舉手就擒。
民兵將劉匪抓到蠟場坡關了一天,準備第二天送往尖山區中隊。這天晚上,吳世夢派4名民兵,兩人一組輪流看守。深夜.劉匪說要大便,值班民兵開門,解開劉匪手上的繩子。劉匪走到房子一側的一堆草灰上,蹲了足有Io分鐘,也不起身。一名民兵催道:“快,時間到了!”劉匪應聲道:“好,就好。”說話間,劉匪猛然起身,“刷刷”抓起兩把草木灰撒向兩名民兵……待兩名民兵擦凈眼睛一看時,劉匪已逃得無蹤無影。
漏網之魚,最終逃不脫人民群眾檄下的天羅地網。8月初,民兵楊榮清在大路壩偵察到劉仕云躲藏在連山灣吳家樓上。吳世夢接到情報后,一面派人與黔江剿匪部隊取得聯系,一面組織民兵向連山灣挺進。
當月初七這天晚上,I00多名民兵分三路出發,與黔江剿匪部隊一起將劉匪駐地層層包圍。次日拂曉,包圍圈一步步縮小,劉匪見到這種陣勢,咬牙瞪眼,拉開拚命的架勢,把所有武器都堵在樓口,負隅頑抗。

民兵分隊長陳萬權和5名民兵從側面一躍跳上了樓。當劉匪還沒來得急轉過身時,陳萬權一拳擊在劉匪背上,緊接著又對準他的屁股蹋了一腳,將他蹋下樓來,束手就擒。
吳世夢自1950年3月參加民兵以來,他先后帶領民兵單獨與土匪作戰7次,帶領民兵配合部隊作戰‘次,打死土匪10余人,捕捉大惡霸4人,活捉匪首袁應國、劉仕云、李南青等數人,收繳步槍3支,炸彈10余枚,子彈130多發。
1951年3月,吳世夢光榮地出席了湖北省“民兵英模代表大會”,并榮獲“民兵剿匪英雄”榮譽稱號,省委授予他“剿匪模范”錦旗1面,大會還獎給他步槍1支、子彈50發,省軍區給他記大功1次,思施軍分區授予他“剿匪英雄”錦旗I面。《恩施報》1951年3月15日和《湖北日報》1951年4月12日還先后刊登過他的剿匪事跡。湖北省政府主席李先念曾于1951年、1953年兩次給他來信,鼓勵他再接再厲,為人民再立新功。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咸豐!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8972416111 傳真:0718-6668881 郵箱:18972416111#189.cn
地址:咸豐大壩新城電商二樓 郵編:445600
Copyright © 2004-2019 咸豐縣百姓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鄂ICP備15019476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奖末平分野1手APP下载